RA

忽然觉得:有些人的幸福在于“理所当然”,有些人的不幸是来自“理应如此”